南湖新聞網

hk4px > 新聞 > 華農人物 > 正文

【hk4px】像鯽魚,像烏龜,像大馬哈……馬博士想奮鬥到70歲

核心提示: 科技特派員制度實施以來,全省已選派科技特派員25000多名,其中省級3757名。我校水產學院教授、全國優秀科技特派員馬徐發正是其中之一。

從1999年福建省率先推出科技特派員制度並影響到全國,至今,這支讓技術“長”在泥土裏的科技特派員隊伍已在全國鄉村服務20餘年。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曾專門作出重要指示:科技特派員制度推行20年來,堅持人才下沉、科技下鄉、服務“三農”,隊伍不斷壯大,成為黨的“三農”政策的宣傳隊、農業科技的傳播者、科技創新創業的領頭羊、鄉村脱貧致富的帶頭人,使廣大農民有了更多獲得感、幸福感。

湖北省科技廳相關負責人介紹,制度實施以來,全省已選派科技特派員25000多名,其中省級3757名,實現涉農縣(市、區)全覆蓋。

華中農業大學水產學院教授、全國優秀科技特派員馬徐發正是其中之一。

1

明明是大學教授,卻被漁民們稱為“土專家”。

明明每週都回老家,卻很少抽時間看望年邁的母親。

明明幫老鄉們掙了不少錢,自己卻只穿兒子的舊球鞋。

水產專家馬徐發,心裏裝的只有魚和漁民。

他説:“我要像鯽魚那樣,即使在惡劣環境下也能充滿活力;像烏龜那樣,在漫長的征程中始終不放棄;像大馬哈魚那樣,哪怕前進道路上充滿千辛萬苦,也要竭盡全力到達它們生命的起點和終點。”

在馬徐發心裏,他生命的起點和終點,就是農村那片廣袤的土地,那一汪汪深深淺淺的魚池……

2

17載,授人以漁

每週一在華農上完課後,週二一大早,馬徐發就駕車從武漢前往黃岡市紅安縣。

紅安縣高橋河鎮,是原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出生地,革命戰爭時期還走出了陳錫聯、張仁初、王近山等一批共和國高級將領。由於地處大別山區,這裏曾一度十分貧困。

在石頭垸村千畝精養魚池扶貧基地邊,漁民一見到馬徐發,就熱情地打招呼:“馬博士來啦!這兩天天冷,魚都不吃食了,您快看看。”來不及喝口熱水,馬徐發趕緊穿上下水褲往池子裏蹚。11月的深秋,池水冰冷,魚都不起水。

3

8年了,馬徐發對這個千畝魚池的一魚一草都十分熟悉。2012年,馬徐髮帶着學生們來到高橋河鎮石頭垸村,立志發展精細化漁業,將拋荒的土地利用起來,幫助周邊村民脱貧致富。1年後,扶貧基地建成。隨後開展了草魚、黃顙魚、黑尾鮊等健康養殖技術的應用,吸納該村18個貧困户參與基地生產,人均年增收3000多元。

在石頭垸村忙活半天后,馬徐發脱下下水褲,匆匆跟漁民告別,趕赴下一站——華河鎮新廟村。

這裏曾是晉冀魯豫野戰軍司令部駐地,當地準備將舊址恢復後發展紅色旅遊。

“我想抓住紅色旅遊的機遇發展特色漁業,帶動周邊村民致富。”馬徐發滿懷希冀地説。

投資的是村裏的黨員汪元松。2012年春,在外務工的汪元松帶着自己全部家當10萬元回村發展水產養殖業。剛開始沒多久,魚池的魚不僅不吃食,還紛紛跳出水面。得知消息的馬徐發連夜帶着藥從武漢趕來。原來由於天氣炎熱,水裏供氧不足。

“要是沒有他,我的血汗錢就全打了水漂。我看着馬徐發搖着船在魚池中央幫我撒藥,一忙活就到凌晨了,汗水把衣服都濕透了。他和我非親非故,讓我心裏特別不是滋味。”

第二天,汪元松想表示感謝。馬徐發婉拒後拿出自己帶來的油和米,和汪元松來到了附近一户80多歲的獨居老人家裏。“馬博士和那個老人素不相識,只是聽説老太太一個人生活很艱苦,也沒説什麼,放下油和米就離開了。”汪元松回憶道。

耳濡目染之下,汪元松將村裏的殘疾人、貧困户請到魚池來務工:“馬博士是有大愛的人,我們也是黨員,不能落後啊!”

2003年,博士畢業的馬徐發便開始了他科技助農之旅。“三下鄉”“科技特派員”……只要有科技助農項目,就有馬徐發的身影。

17年,馬徐發的足跡遍佈紅安12個鄉鎮300多個行政村。

4

白天,馬徐發跟漁場職工一起開荒植樹種草、修整魚池;晚上,在臨時搭建的板房規劃漁業生產設施、編寫項目申報書。荒郊野外的板房內,不僅有蚊蟲叮咬,還時有毒蛇出沒。馬徐發以苦為樂,最終形成了年產20億魚類苗種的生產能力,並建成省級和國家級魴原種場、農業部健康養殖示範場。

紅安縣水產局黨總支書記劉漢誠認識馬徐發十餘年了:“他是縣裏的名人,從事水產業的都認識他。十幾年來,他幫過的漁民數不勝數。不論是白天還是深夜,只要漁民有疑難,隨時給他打電話或現場視頻,哪怕是凌晨兩三點,他都會專業、耐心地解決。而不論是上門技術指導,還是開展培訓授課,馬徐發都是義務勞動。”

村民們笑着説“他這麼厲害的大學教授,毫無架子,整天泡在村裏,像個‘土專家’。”

用科技,改變落後

除了在學校授課以外的時間,從紅安到大冶,從仙桃到建始,哪裏的農村需要水產業科技幫扶,馬徐發就趕去哪裏。經常下午下課開車出發,到村裏已是深夜。很多村民擔心他晚上開車不安全,他卻説:“我早點出發,就可以節省時間多走訪幾户漁民。”

這麼辛苦為什麼?

面對這個問題,馬徐發愣住了:“我沒想那麼多,只知道每天做這些實事讓我很快樂,很踏實。”

5

只要和馬徐發一起吃過飯的人,都會發現,他吃飯十分認真,絲毫不浪費,總會把飯菜吃得乾乾淨淨。

馬徐發出生在紅安縣一個農村家庭,“吃不飽”是他對童年最深的回憶。

1993年,馬徐發填寫高考志願前有些舉棋不定。突然,《中國青年報》上一篇通訊報道讓他眼前一亮:福建沿海一批創業者依靠科學技術養殖鰻魚迅速脱貧,有人甚至成為百萬富翁。

“我感到十分振奮,覺得找到了方向。”馬徐發果斷放棄了原華中理工大學(今華中科技大學)的預錄報名資格,填報了華中農業大學水產系。

“我永遠記得,大學一年級的學費,是村裏的鄉親一分一毛給我湊出來的。當時,我就暗暗在心裏發誓,一定要加倍回報,至少讓父老鄉親都吃飽穿暖。”

進入華農後,馬徐發遇到了專業導師熊邦喜。這位我國自己培養的首位水產養殖博士同樣來自紅安,他引導馬徐發立志一生做好“水產”這一件事。

通過學習,馬徐發也深深明白,只有科技才能真正改變農村落後的面貌。馬徐發沒有急於求成,而是潛心讀書,他不僅獲得湖北省三好學生、農業部何康獎學金等80多項榮譽和獎勵,還在大二就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6

“我在革命老區長大,從小就知道共產黨是為大家謀幸福的,這正是我的人生理想。”馬徐發説。

從本科到博士,再到留校任教,馬徐發始終深耕水產領域。順利完成了兩項國家科技支撐計劃、一項農業行業專項、一項湖北省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的研究和推廣任務,更先後獲評湖北省“三下鄉”先進個人、全省水產技術推廣先進個人、全國科技助力精準扶貧先進個人等,以及2016年湖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

7

馬徐發的科技成果,沒有停留在紙上,他用激情、智慧、汗水在祖國美麗鄉村撰寫着“大文章”。

據悉,紅安縣每年有10多家企業請馬徐發做水產養殖或生態農業規劃,這些企業10年累計投資3260多萬元,創造漁業經濟效益1.25億元,新型職業農民在廣袤農村地區形成了一派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新氣象。

 

用一生,實現承諾

“帶着村民,一起致富。”這個承諾,馬徐發從高三踐行至今。

8

紅安縣華家河鎮新廟村九組趙先學一家三代6口人,除了幼子之外其餘4人最高文化水平為小學畢業。外出打工一年掙5萬多元供一家人,日子過得緊緊巴巴。三代的積貧壓得上有老、下有小的趙先學喘不過氣來。

2016年,馬徐發得知情況後,主動向趙先學提供幫助,不僅手把手教他發展水產養殖業,更自掏腰包拿出1萬元借款支持。趙先學説,是馬徐發讓他走上了脱貧致富之路。

2016年8月,池中的魚身上突然出現紅點,趙先學驚慌地趕緊給馬徐發打電話,馬徐發二話不説就帶着藥趕來。原來,因為靜水養殖,加上週邊村民的養豬廢料進入池中,導致魚生了寄生蟲。馬徐發當即對全池進行消毒、殺蟲,又和趙先學一起改善魚池周邊環境。

如今,趙先學的魚池從2畝逐漸增加到了5畝,還在馬徐發的幫助下開展原生態淨水養殖精品魚。他開玩笑地説:“如今,我一年要是掙不到10萬元,可是要找馬博士的!”

在革命老區七裏坪鎮張石河村,曾經深陷貧困的吳輝豪,2015年在馬徐發的幫助下開展水產養殖。馬徐發不僅送技術,還送魚苗,豐收後還幫忙聯繫銷售。在馬徐發“全產業鏈”的幫助下,吳輝豪原來承包的5畝魚塘,如今已經發展成了近20畝。

看着自家在建的二層小洋樓,吳輝豪笑得合不攏嘴。還是單身漢的他開心地説:“最感謝的就是馬博士,等房子建起來,我就得娶老婆了,到時候把你們都請來喝喜酒!”

如今,紅安縣水產業實現跨越式發展,全縣水產品養殖總量超過13000噸,100畝以上養殖大户達到57個。水產養殖對於紅安縣從國家級貧困縣中出列發揮了重要作用。

華農水產學院漁業資源與環境系教工黨支部書記周瓊表示,馬徐發是支部黨員科技扶貧的典型代表,在他的感染和帶動下,所在支部圍繞產業扶貧、科技興農廣泛開展社會服務工作,先後湧現出“冷水魚”精準扶貧專家張學振、“湖北省產業教授”何緒剛、“國家大宗淡水魚產業技術體系崗位科學家”李大鵬等一批先進個人。

9

談及未來,馬徐發心中有一張在江湖塘庫和田間地頭描繪多年的藍圖。他希望除了紅安,能在湖北省其他農村多建幾個示範基地;建幾個田園綜合體的美麗鄉村範本;帶動一批能推廣水產養殖技術的帶頭人;進一步改善全省的水生態環境,讓更多的人能享受到安全、營養、高品質的水產品。

他笑着説:“生態環境好了,人也會越來越長壽,我應該到70歲還可以奮戰在野外魚塘邊。我要一張藍圖幹到底,在最廣闊的農村陣地上,為打贏脱貧攻堅和藍天保衞戰發起衝鋒,更好地去實現人生夢想。”(黨員生活全媒體記者  趙雯;攝影  黎家智;通訊員  蘇歷華)

原文鏈接://mp.weixin.qq.com/s/gMId0FvG1wYcDTCvvzwUvg

相關閲讀
責任編輯:蔣朝常 林為洋